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重回末世之天罗惊羽

B级丧尸

  一秒记住【蚂蚁小说 www.ant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蔚宁从梦中惊醒,才发现出了一身的汗,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粘在身上难受得要命,闷热的屋子十分昏暗,他躺了一会儿才爬起来,决定先找个地方冲个澡。

   自从转入酷夏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常常开始做噩梦,醒来之后梦中的场景却只记得十之一二,大部分都会忘得一干二净,但只是记得的部分,就足以让他心惊。

   怪不得,自从末世来临之后,自己就像早已经适应这种环境一样,从来没有害怕过丧尸,哪怕觉醒了雷系异能,使用起来也很得心应手。

   他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这些梦——好像就是他忘记的部分。

   醒来时往往只记得零星,可那种压抑、痛苦、渴望和不能回头的绝望却太清楚,让他整个人都有点心惊肉跳。

   他没有办法驱散这些梦境,甚至隐隐不想驱散,他每次都努力记得更清楚一点,可惜的是醒来就几乎都忘记了,只残留下那些令他心悸的感觉。

   “你怎么就起来了!你的伤——”一个面容清秀的女人惊讶地看向他。

   蔚宁摇摇头,“没事。”

   女人蹙了蹙眉,眼神里带出了几分不赞同。

   这就是对末世熟悉的后遗症之一,蔚宁不怕任何危险,冲在最前面,受伤是常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习惯,但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他的心中就莫名一阵失落。

   就好像有什么应该在的偏偏不在。

   末世过去大半年了,蔚宁从太原到北京足足走了三个多月,到这里也才不到四个月而已,但他家本来就是北京军区大院的,放刚满二十岁的他到太原军区去熬资历,一到北京境遇就比别人好太多了,他自己又拼命,现在已经是北京小有名气的异能者。

   哪怕初始自然系异能并不强大,但大部分人都知道这种异能才是真正有潜力的异能。

   蔚宁的小队里,一共有七个异能者,这个数量在其他地方完完全全是个惊人的数量,但在北京,却并不是最厉害的那些,上个月刚到北京的一支小队,队伍里十六个人全部都是异能者!可惜的是,前几天刚刚死去了一个。

   异能者也不是不死之身啊。

   面前的这个容貌清秀的女人,就是一个特别的视觉异能者。

   天气太热,伤口很容易感染,蔚宁的伤一直断断续续地不能好,昨天夜里还有点发烧,这场噩梦一做,几乎都要虚脱了,等他冲了个凉水澡出来,就觉得腰侧的伤口疼得厉害,连胃都有点痉挛——因为伤一直不太好,最近他都没怎么吃东西。

   末世之后对食物不能太挑剔,但不知道为什么,蔚宁吃着那些其他人明明都在称赞不错的食物,却觉得难以下咽,明明之前的他根本不是那么挑食的性格。

   有什么东西从末世开始的那一天就不太一样,但是他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蔚宁随身的包里放着一个小本子,上面写着一些凌乱的铅笔字,都是一些梦中的片段,太过破碎根本拼不成什么场景故事,有一页画着一个背影,长发宽肩,高挑修长,看着像是一个男人,却只是寥寥几笔,看不出所以然。

   他却几乎每天都要凝神盯着那个背影,看到连心都揪了起来才会移开视线。

   重新躺回床上,他很想再梦一场,看看能不能记住更多,哪怕再梦一次那个背影也好。

   七月的北京,酷热、混乱、危险。

   **

   山林之中的树木哪怕是进化也有不同的进化方向,比如说面前这一棵,看年轮也不过是三四十年的树龄,却巨大到这种程度,恐怕千年古树都没有它膀大腰圆,而且木质坚硬,沈迟砍了好几天也才砍了一半。

   才刚过去半个月,三个孩子就已经在这种山林里如鱼得水,大自然的环境反倒让他们更放得开了,哪怕现在的山林处处危机。尤其是沈流木,身为二阶木系异能者,山林才是他的天堂,几乎这片山林里所有的进化植物都遭了他的毒手,恐怕是那天的丧尸鸟事件刺激了他,他收了好几株凶残到性喜食人的食人花,和通身生满倒刺的吸血藤,还有一棵能制造幻觉的香果树。

   纪嘉一直在画图,她做木偶之前总是要画图的,沈迟看着她的本子上各种憨态可掬的动物,很符合小女孩的审美,就比如她做的那些木偶娃娃都很可爱,实际上却……

   等到那棵巨大的花梨木轰然倒下,沈迟才从他们干掉的那些进化动物里选定了眼睛来源,那是一只云豹,云豹的体格大小介于豹和较小型的猫科动物之间,原本并不是太大的动物,体重最大的也不过三十公斤左右,比金钱豹和雪豹都要小,但它们个子虽然短小,却具有猛兽的凶残性格和矫健的身体。这只进化云豹却有三米多高,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残忍嗜血,速度却比普通云豹还要快,如果不是那天明月伤在它爪下,他们根本就很难注意到它。

   云豹这种动物天生是在丛林里隐藏的好手。

   一旦被沈迟锁定,它就跑不了了!

   纪嘉要控制的木偶,只能是她自己做的,沈迟他们能做的就是帮她将木头处理成她需要的大小,于是,这么大块的花梨木,她要一点点地雕琢成画本上那个圆滚滚的小云豹模样,估计要花费不少功夫。她的异能是控制木偶,本身的身体还是很脆弱,只是臂力比普通人要强一截,处理这么大的一块木头需要耗费她太多精力,尤其这还是一块进化花梨木的木头,硬到以她的力气几乎根本刨不动的地步。

   幸好有明月,用他的符箓帮忙,才让纪嘉的效率提高起来。

   花梨木本来就是紫檀的一种,坚硬,纹理精致美丽,还带着淡淡的清香,在纪嘉废寝忘食的雕琢之下,也花了大半个月,才渐渐成形。

   这是一只很特别的云豹模样的木偶,大约只比那辆SUV稍微高一点,体型却比SUV要圆得多了,憨头憨脑四肢短小,几乎与身体等长的尾巴被雕刻成卷起贴在身体上的设计,在沈迟的建议下,纪嘉在它的腿那里用的是可以翻上去的滚轮,翻上去就是四个小木头轮子,翻下来就是四条可以飞奔的腿,纪嘉是习惯做木偶精细的胳膊腿脚弯处的嵌合的,这个木偶是纯木质,所有的小零件都是纪嘉自己雕刻出来的,当一个个小部件装上去,纯木质的云豹木偶静静趴在地上,安上了那双纪嘉处理过的云豹眼睛之后,看上去既可爱又有那么点……诡异。

   木偶做好了,却还有很多后期要做,内部没有掏空,沈迟还决定去找一些防火漆给纪嘉喷上,算算时间,却到了快要出现的日期了。

   黑色的SUV开始往回赶,后面跟着一只快速奔跑的“云豹”。

   在纪嘉的控制之下,它甚至可以甩开那条明明应该不能动弹的木尾巴。

   要控制这么个大家伙,纪嘉一路上都聚精会神,再不能躺在车里昏昏欲睡了,这些天她的精神都用在这个上,小脸都瘦了一圈,哪怕沈迟给她炖养生汤都没补得回来。

   六七个小时的车程,等到他们回到来时的那个小镇,纪嘉哼也不哼一声就倒了下去,和两个月前的沈流木一模一样!

   二次进化!

   终于纪嘉也迎来了她的二次进化!

   但这不是一个好时间!沈迟脸色阴沉地看着面前的小镇,想不到他的运气这么好,这里在他离开的两个月里,竟然变成了丧尸的巢穴!

   眼前的丧尸潮告诉他,如果不出意外,这里就是出现的地方,而它还没来得及跑到其他地方去伤人。沈迟记得上辈子被人发现就是因为它的战绩惊人,人类本来就害怕丧尸,这个已经有了一定的智慧,速度比普通丧尸快得多,力量也更大,破坏力极强,通过食新鲜生肉就可以恢复伤势,如果没有被砍掉脑袋,根本就伤不了它。这些对沈迟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但面前的丧尸潮却看着让人心悸!

   前面、后面、左面、右面,全部都是丧尸!

   沈迟的SUV开进来的时候,只看到零星的丧尸,但当他看到面前涌动的丧尸潮再看后视镜的时候,就看到大批的丧尸朝这里围过来!

   有了的出现,这些行尸走肉也有了一定的变化。

   “走!”沈迟抱着纪嘉下了车,一个扶摇直上加上蹑云逐月就冲到了旁边地面的二楼,随后一个子母爪直接将下面的明月也拉了上来,SUV忽然爆开,由一颗种子到数苗到参天大树,整个过程都不到五秒钟,巨大的香果树高度十分惊人,目测已经超过了三十米,枝下高都有四五米,这些丧尸叠着都够不到上面的枝桠,它那庞大的树冠有如一把巨伞覆盖了整条街道,沈迟抬头看着上方暗下来,显然这家店面也完完全全被这棵树遮挡住了阳光。树上叶片苍翠欲滴,满树繁花簇簇。而沈流木站在枝桠之上,树下丧尸根本伤不到他分毫。

   沈迟深深觉得他带着沈流木去了一趟黄山实在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只有在那些山林里他才能找到这么多的进化植物,而这辈子有他们的帮助,沈流木一定可以比那时更强、更强、更强!

   “明月,保护好纪嘉!”

   沈迟微微笑了笑窜出去轻轻落到了树上。

   耳边树叶沙沙地响,这棵香果树会制造幻觉,但是这种东西对丧尸而言没多少用处,而丧尸尖锐的爪子和牙齿却会伤到香果树的树身。

   沈迟的千机匣明光闪烁,树下的丧尸一层层地倒。

   沈流木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深幽的绿,一条条藤蔓捅破了水泥路面,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墨绿色藤条泛着诡异的暗红色,这种山藤最喜鲜血。街道中央一株碧绿的花苗顶端忽然结了一个鲜红的花骨朵,缓缓绽开的巨型山茶花看着娇嫩美丽,纷繁鲜艳,可是,这是一株食人花。

   他们是在黄山深处发现那三株长在一起的食人花的,都是山茶,一株雪白,一株鲜红,一株浅粉,长在一起美得好似仙境,但越是美越是危险,它们都是进化后的食人花,以一种隐秘的致幻花粉引诱山林之中的任何动物靠近,然后,就会被它们吃干抹净,正是因为那些血肉,才会将它们养得如此惊艳鲜嫩,夺人眼球。

   以沈流木的能力,作为一个二阶的自然系异能者,他可以将这条街变成一处布满各种植物的死亡之地。

   可丧尸潮席卷而来,丧尸实在是太多了!幸好沈迟是群杀无敌的唐门,否则他们迟早会被丧尸湮没,它们源源不断不知疲倦不惧毁灭地往前走着,然后一层又一层地倒下,丧尸身上的腐臭气味在这种热得惊人的天气里简直能够将人熏死,幸好香果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才让他们感到好过些。

   夜色渐渐降临,机关在树下爆开,几个丧尸被爆成碎片,如果沈迟是那些有内力栏的门派,恐怕早已经内力用尽了,哪怕他不需要内力来用技能,这会儿都感到有些疲惫了,香果树下,密密麻麻的丧尸残骸已经堆得很高。

   忽然,沈迟神色一定,“流木,你将这些剩下的丧尸干掉!”

   “爸爸!”

   沈迟的身影已经窜了出去,他不会认错,那里,一定是!

   如果单看背影,几乎要认错这是个丧尸还是人类,但等她缓缓转过身来就知道,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丧尸,她的衣着还算完整,发黑如墨垂在身后,身姿窈窕亭亭玉立,但是面容却是一片血污,一双眼睛全是布满血丝的白色,只有很小的黑色瞳仁。

   沈迟的千机匣对准了她!

   “呀——”她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脚下没怎么动就飞快地往后窜去。

   沈迟疾行,追击!

   的速度很快,但沈迟更快!他一个蹑云逐月向前——毒蒺藜!

   暗器入背,她的速度就明显慢了下来,再如何努力也只有之前一半的速度,而接下来,沈迟就丢出一个迷神钉。

   唐门有两个晕眩技能,一个雷震子一个迷神钉,雷震子晕四秒迷神钉晕六秒,但迷神钉之下任何攻击都会破了晕眩,雷震子不会,也就是说,中了迷神钉之后,沈迟只有一个技能的时间,一击之下,这个就会醒来。

   一击就足够了。

   暴雨梨花针!

   密密麻麻的亮光划破黑暗,无数细针朝那个飞去!

   她的一头黑发飘起,再没有吐出任何声音,轰然倒地。

   沈迟站定,默默看着她,哪怕是,单挑之下与他的实力还是相差太远,除非是像黄山山林之中结伴而来的进阶丧尸鸟,才会有伤他的可能,现在的,只要被他捕获,就没有逃走的余地。

   其实他上辈子能高调到那种程度,也是因为游戏技能在末世确实强大。

   独一无二的强大!

   他以为这是逆天,他以为上天给了他这种能力足以无敌。

   结果他错了,再厉害又如何,终究输给了人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