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幽明路

第二章 突然的葬礼

幽明路 不知正业 4304 2022-08-31 21:56

  一秒记住【蚂蚁小说 www.ant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幽明路

   黑和白向来是两个极端,一个是所有光的重叠的颜色,一个是所有光消失的颜色。这两种颜色在人们的心目中非常特别,于是世界各地的——哲学家也好,大文豪也好,中二病患者也好,会给这两种颜色附加各种各样的意义。

   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黑已经不单纯是黑,它可以是邪恶、叛逆、冷酷、阴森、酷炫,狂拽酷叼霸;白已经不单纯是白,它可以是正义、圣洁、温和、善良、光明、干净、装逼小清新。这些附加的东西看来实在可笑,黑就是黑色,白就是白色,但是毋庸置疑,在某种程度上,黑和白体现了人们数百年来对矛盾事物的思考。怪不得有一首歌叫:“你说的黑是什么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呵呵。

   由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理论,阴阳调和的理论,还有各种比如矛盾观之类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的学说,黑和白,又突然可以融合起来,你看,太极图上不就是阴阳的融合。还有各种各样令人的证据,白的东西通过氧化反应变成黑色,好人可以变坏,干净的抹布放久了积尘了,黑白转化!依我看,简直是一派胡言。对于大多数人,特别是我来说哦,黑就只是黑板的颜色,白就只是白板的颜色,除此之外别无他意,“黑质而白章”这句话倒是难道了不少高中生,但难点在“而”字,跟黑白没啥关系。

   说到这里,范无咎拿起杯子,咕噜咕噜狂喝了几口水,啪地一声放在桌子上,激动地说:“所以说,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我是黑无常,你是白无常,我跟你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对吧?你又怎么能随随便便动我的牛排!!”

   坐在对面的谢必安一动不动地瞪着自己的搭档,似乎是对小范用心良苦的长篇大论行注目礼。良久,准确来说过了大约一分钟,他终于“哦”了一声,把最后一块属于范无咎的牛排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一连十五天,这就是两个好吃懒做的冥府公务员的日常。

   还记得十五天之前,范无咎信誓旦旦地说要尽快查出真相。但是不知道是始作俑者太谨慎,还是各种蛛丝马迹自己长了腿,一看到有观察者接近它们就跑得杳无踪迹。开始那几天他们时而早出晚归,时而共同研究案情,誓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但是——人们谓食色性也,在这两个“性”之上凌驾着最大的一个“性”,那就是“懒”。走访了几个毫无线索的地点,经过十五天的打击,他们两个逐渐消沉起来,这份消沉逐渐转化为无所事事的日常。以“来日方长”安慰自己,被廉价西餐厅的各种肉类填塞肚皮和头脑的一天又一天,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日常。

   “小范。”谢必安突然说:“我们去死者家里的时候,你觉不觉得那些家属有点奇怪?”

   得知他是因为吃了不属于自己的牛扒而愧疚于是主动开口说话,范无咎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着:“啊?没有啊,都是两个鼻子一个嘴巴。”

   “不,我并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他们的......情绪。”无欲无求的狐妖因为要说出他不太理解的词而迟钝了一下。“他们似乎,太.....”

   “太平静,对吧?”无咎因为对方找不到合适的词而帮忙接了下去,同时若有所思地举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虽然同属智慧生命体,但作为狐妖的谢必安到现在还是很难理解人类各种复杂的情感。然而当一个人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或是承受着沉重的哀伤,绝不可能没有丝毫动摇。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谢必安看过一些得知亲生儿女战死沙场的将军,一些得知挚友死去的号称铁石心肠的领导者,一些不得不为了保存自己在各种场合厮杀的幸存者,他们在得知消息后表现出惊人的平静,继续进行着他们的战役——那些他们被他们视为事业的一场场或正义或邪恶的屠杀,甚至连说话的语调也没有改变。但是谢必安看得出——不是从心理上的感觉,而是从细微的肌肉颤动中,从他们细微的动作中,从他们的指甲陷入指掌的程度中看得出,他们在悲痛,他们在忍受。即使是历经千锤百炼,在尔虞我诈中获得一副金刚面具,凡是遭受打击,必然会有破绽,会露出痕迹,这些痕迹或许不是时时刻刻都会那么容易发现,但一定会在某个时刻有所显现。这并不是谢必安独有的超能力,任何善于观察的普通人都能发现这一规律。

   但是在这一次,谢必安感觉不到这种正常情感的任何表现。这些人的肌肉,表情,动作,没有一处显现他们的悲痛。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身边的人在他死后毫无表情?狐妖此时流下了冷汗。

   “死者一共有十个人。”范无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翻着随身携带的文件袋,重复着十几天才查到的一点可怜结果。“四对兄弟,一对姐妹。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几对有着直属亲缘关系的人,其中一个曾经入住老王的302房间。第一个死者是一个名叫周玉兰的十六岁少女,她在入住302号房间被乱刀捅死。三天之后,第二名死者,她的姐姐周玉琴的尸体在六公里外的一个小树林里被发现。第三名死者,应届高考生陈大强,在302房间自杀身亡,不久以后,他的弟弟陈明在自己的家里,因为触碰漏电的电线而死......如此类推,一个人死后,他们的兄弟姐妹在不久之后也跟着死去,而首先死去的那一个,一定会入住302号房间。”

   “现在讲这些有什么意义?都听了好几百遍了。”

   “别着急嘛......喂,我问你,为什么你一口咬定是非人类所为,难道没有人为的可能性吗?”

   “那绝对不可能吧。”谢必安搅动着杯子里面的咖啡,往杯子里闻了闻,漫不经心地说:“因为几对死者的伤痕实在相同得太惊人了。”

   “聪明,安少!”范无咎赞同,他翻着手上的资料说:“根据资料的显示,兄弟的一方如果在入住302房间的时候死亡,他们身上的致命伤痕必定会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出现。正常情况下,即使凶手想用相同的手法杀人,由于力度、发力点、绳子磨损程度等不同,伤痕的形状、颜色、出现的位置也会有所不同,但是他们不一样。即使经过电脑对比,两处的伤痕一模一样,甚至连出现的部位、绳子的纹理也完全重合,简直就像是复制上去的一样。比如死去的那对兄弟陈大强是自杀而死,脖子上有勒痕,这个勒痕竟然在触电而死的弟弟陈明身上也发现,况且,如果两处伤痕都是致命伤也就罢了,但是弟弟上的这个伤痕,根本不是致命伤。”

   范无咎把资料一合,故弄玄虚地压低了声音:“最恐怖的地方,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谢必安大口地喝了一口咖啡,“哇,好苦!”他连忙把口里的咖啡吐回杯子里,拼命往里面加糖。

   “那就是尸检报告上那个弟弟伤痕出现的时间,竟然在他活着的时候,并且刚好和哥哥的死亡时间吻合!”

   谢必安看了范无咎一眼,“哦”了一声,又低下头,突然他又抬头,惊讶地说:“什么时候出的尸检报告?”

   范无咎一脸不满:“三天前,我之前已经跟你说了无数遍了。”

   正说话间,窗外传来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是唢呐吹出的丧乐。两人看到这个情景,立马感到有些什么事要发生,他们往窗外一看,一队送葬人员正排着死气沉沉、歪歪扭扭的队伍正沿着马路走,旁边的车和人似乎感到了不详之气,有意无意地避开他们,形成一条特殊的路。送殡的人全部在左臂帮着毛巾,前面的几个披着白色麻布制作的孝巾,除了领头的黄袍道士一边跳大神一边念念有词,其余的人全部步履缓慢,就像背上背了石头,最重要的他们的脸就如同蜡像,毫无表情。他们忙跟了上去。

   “我认得这些脸。”谢必安说:“又有人死了。”

   “而且是关系到我们的饭碗的人。”范无咎把精力集中,眼睛的部位瞬间闪现一些奇怪的符咒,果不其然,这些送葬的人与死者的家人一样,全部散发着一股灰色的浑浊之气,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范无咎总觉得这种气息给人的感觉跟沟渠里洗脚水有点像。

   “很让人难受吧?”谢必安冷不防来了一句。

   “你能看见?”范无咎表示惊讶。

   “看不到,但是我记得。”说着,谢必安用手指着窗外的其中一个人。“你还认得他吗?”

   范无咎顺着谢必安所指的方向看去,脸色一白,差点连下巴也掉了下来。

   “陈大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