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狱墓

第二章 想跑啊!

狱墓 甘漠 6736 2022-08-31 21:56

  一秒记住【蚂蚁小说 www.ant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儿走后的第二天我去派出所拿了证明,然后把天儿拉到了殡仪馆。

   在我们当地有一个习俗,就是人去世后得又亲人帮他擦洗身子后再入棺,作为天儿最好的兄弟,这活儿自然是我的。

   说实在的,天儿的突然离去我真的很难接受,头一天我们还一起厮混,可第二天他就去了,而除了无法接受外,让我更加疑惑的是天儿的死因。

   据医院说,天儿是突发脑淤血死的,这脑淤血一般都是病发于中老年人之间,也有少些年轻的高血压患者,可我们一起长大,我可从来就没听说过他有高血压啊,更加奇怪的是昨天夜里那护士的那段话。

   当时她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天儿人刚死身上就有了尸斑,可据我所知,这尸斑一般是在人死之后几个小时后才会出现,而到了今天我给他擦身子的时候,我发现天儿身上的尸斑全部都成暗紫色了。推荐恐怖小说 /book/19/19147/ 民间山野怪谈 、。

   这可就更奇怪了,因为一般暗紫色的尸斑得人死好几天后才会出现,但天儿走了可还不到一天啊,如果不是我了解他,甚至我怀疑他身前得了什么皮肤病。

   不过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不管他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皮肤病,他身前是我兄弟,死后也照样是我的兄弟,并且永远都是,现在他人走了,我就得给他把身子擦洗干净的,让他走得舒舒服服的。

   我一边流着泪给天儿擦洗身子,一边说着以前我们一起的糗事,如果是以前,每当我们说到这些的时候,我们总会互损对方,可是现在回答我的只有那无尽的沉默。

   之后的几天,我向工作的酒店请了假,全身心的为天儿办理后事,直到送走天儿后,我才重新回到酒店里上班。

   此后的两个多月里,我重新开始以前的生活,每天上班下班,唯一不同的时,再也没有去过酒吧,因为我怕我一去酒吧就会想起以前我和天儿的事儿。

   此后的两个多月里,我重新开始以前的生活,每天上班下班,唯一不同的时,再也没有去过酒吧,因为我怕我一去酒吧就会想起以前我和天儿的事儿。

   原本我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天天过去,直到时间让我忘掉一切,可谁知天儿走后的两个月,一个电话打乱了我的生活。

   “飞哥吗?我是小旭呀,一起出来喝喝酒呗”

   当我接到小旭的电话的时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这么久没联系了,我几乎已经快把她给忘了,可谁曾想到这女的竟然还记得我。

   说实在的,自从天儿走了之后,这么久一直都没去酒吧,不去到也没什么,可是听小旭一说话,我又想起之前我们在酒吧的那些事儿,也想起她透明上衣配短裙黑丝粉高的打扮。

   我就问她在哪儿,她说她还是在以前我们遇见的那个酒吧,于是我出门打车就去了那座酒吧。

   站在酒吧的门口,我思绪万千,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走进酒吧。

   一进酒吧,我就看见小旭一个坐在以前的那个位置,今天她没有穿以前见过得那一身打扮,穿得是一条碎花连衣裙,不过细腿上还是穿了黑丝,样子依旧惹火。

   我看见她,小旭她也看见了我,向我招了招手,我走到了她的座位旁边坐下。

   “好久不见,怎么突然想起约我啊”

   一边喝着酒水,我一边问小旭,而小旭见我问她,身子直接爬在我的胸口,软绵绵的对我说。

   “人家想你和天哥嘛,对了怎么天哥的电话打不通啊”

   听着小旭的问话,我又不知觉的想到了天儿,叹了口气后,对小旭说。

   “天儿死了”

   听了我的回答后,小旭一脸惊讶的表情,同时她也看出了我心中的悲痛,连忙对我说对不起,为了安慰我她还不断的给我讲笑话。

   开始小旭还讲一些比较正常的,我呢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可是后来她见我情绪正常了,就开始给我讲些带颜色的笑话。

   “飞哥,你知道历史中最淫荡的男人是谁不?”

   “谁啊”

   “李白啊”

   “为啥”

   “因为他都诗(湿)成仙了,你说他淫不淫”

   说实在的,怀里有小旭这么一个美女,她还在给你讲笑话,还是带颜色的,都这样了我要是还没反应,那我肯定就有问题了,于是我直接准备拉她出酒吧,可就这时,我的电话响了。

   “喂,小飞啊,是我李总,酒店那边有人食物中毒了,你快过去看一看”

   打电话的是我工作酒店的总经理,说有人在我们酒店吃东西吃出事儿了,这作为酒店的后勤经理,这事儿自然得我去管了。

   没办法,我只好出酒吧打车去酒店处理工作的事儿,在走的时候则和小旭约定明天再见面。

   处理完酒店的事儿后,回家已经是凌晨的五点多了,洗个澡倒头就睡,还算好的是,第二天是周末,酒店的事儿也有副手在处理,我可以好好的睡个懒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的五点过了,虽然依旧很累,但想着晚上还和小旭有约会,就起床洗漱准备去吃点东西。

   其实对于小旭,我只是想玩玩罢了,毕竟像她这样的女人并不适合做女朋友或老婆,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如此惹火的女人不玩真的是太可惜了。

   出了门,想着晚上还需要大把的体力,我呢打算去吃重庆人都喜欢的麻辣烫,就在我过一座天桥的时候,一个身穿道袍的长胡子老道士突然叫住了我。

   “居士,贫道见你印堂发黑,眼角冒煞,定是走了北火,遇见了什么不干净东西,来来来,让贫道给你消消灾”

   在我们重庆啊,这道士什么我们一般都不直称他们的职业,我们叫他们“先生”。

   不过在当今这个崇尚科学的年代,特别在我们这些新时代的年轻人眼中,这“先生”其实就等于骗子,所以当那老“先生”叫我的时候,我都难得理他,继续往前走。

   也不知道这大胡子“先生”是不是生意缺得紧,见我不理他,他突然站起来拉住了我,对我说。

   “居士莫走啊,贫道说你最近撞了霉运,得消消灾”

   说着那老“先生”不待我回话,端起一碗水就泼了我一脸水,一边泼还念叨着什么鬼话。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看我一身的西装又被他弄得满身是水,顿时就火冒三丈。

   “你他妈有病啊!你信不信我揍你了啊”

   我对那老先生凶,可这老先生却不生气,笑着对我说。

   “居士莫生气,到了晚上的时候,你自然会明白我是为你好,到时……”

   此时我哪里还听不得进去啊,不待他说完,甩开他的手就气冲冲的往前走,那道士也不追了,只是在我身后吼道。

   “晚上你就明白了”

   听着身后他传来的话,我更生气了,对他说到:“弄老子一身都是水,明白你妹”。

   经过那老道士那么一闹,我吃麻辣烫的心情都没了,随便找了个饭馆炒了两个菜就吃了。

   吃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看了时间,据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点时间,原本我打算走过去,可是走出饭馆发现,自己还是很累,没办法只好就打车过去。

   坐在出租车上,我发觉今晚的大家上比平时多了好多人,而且看着某些个别人我总觉得很怪,可怪在哪儿我又说不出来,毕竟在车内,他们的身影都是一闪而过。

   到了酒吧,酒吧里还没什么人,于是我就坐在小旭以前爱坐得那个位置,点好酒水后开始等她。

   坐在座位上,没等多久小旭就来,这骚蹄子一来直接就坐到了我的怀里。

   “等了很久了吧,飞哥”

   小旭还是软绵绵的语气,我呢也顺势把她的手抓到手中。

   小旭的手还是一如既往的凉,抓到手中就像根冰棍似的,我一边摸着她的手一边和她聊天。

   “飞哥,考你个题呗”

   小旭坐在我的怀里蛮有风情的说道,我呢则一边摸手一边回答道。

   “好啊”

   “有一公一母两只鹦鹉坐在树上聊天儿,突然看见树下一只狼正在捕杀一只羊,母鹦鹉就感叹了大自然的残酷,却不想公鹦鹉立马就把上来把她给强奸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表现不知道,而小旭见我摇头,很有寓意的看了我一眼,在我耳边又轻轻的说道。

   “因为那母鹦鹉是这样感叹的!唉!下面羊(痒)死了”

   听着小旭的黄色笑话,心中的欲火一下就被她给点燃了,拉上这小骚蹄子的手就准备起身带她出酒吧,可就在这时,突然啊,我发现她的左手臂上有一块暗紫色的块斑。

   看着这暗紫色的块斑,我感觉特别的眼熟,可脑子一时却想不起是在哪儿见过的了,我就指着她那斑问她这斑是什么。

   我一问啊,小旭一脸的惊讶,然后眼睛里充满疑惑看了我两眼,然后笑着对我说,这是她的胎记。

   听她这么一说,我立马感觉不对劲,因为昨天我也看过她的手臂,可是当时我并没有发现她有这斑啊,现在她却说这斑是她的胎记,显然是在撒谎啊。

   小旭这样的反应更加让我怀疑了,于是我开始仔细观察小旭裸露在外的脖子,这不看不要要紧,一看我立马就吓了一跳,只见小旭的脖子上到处都是那诡异的暗紫色块斑。

   看着这些块斑,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发毛。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我是在哪儿见过小旭身上那样的块斑了,那是我在给天儿擦身子的时候。

   一想到这里,我立马打了个哆嗦,真的无法相信自己的猜测,于是我又凑前看了看那些暗紫斑,发现它们竟然真的和天儿去世后身上的尸斑一模一样。

   我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看了看小旭的脸,直到此时我才发现,小旭的脸原来是那样的惨白,就像恐怖电影里的女鬼一个样。

   女鬼!也不知我怎么就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一出现,立马就挥之不去了,脑海中则不断的回放着和小旭认识的记忆。

   一回放啊,我还真的找到了不少的疑点。

   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认识她的第二天天儿就死了,而且死得不明不白,其次就是这女人的身子永远都是那么冰冷,就像死人似的,而且每次见到她都是在晚上啊,以前吧我泡吧泡久到没注意这个问题,可此时想起,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或许因为猜测,此时看着怀中的小旭就只有恐怖来形容,我就一个想法,离这女的远点,于是我把她放在旁边的沙发,对她说。

   “那啥,我有点尿急,得先上个厕所”

   说着不待她反对就起身准备走,可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小旭却突然拉住我,在我背后阴深深的对我说。

   “怎么,想跑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