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四时令之玉水明纱

第七十六章

四时令之玉水明纱 明昭mz 4021 2022-08-31 21:56

  一秒记住【蚂蚁小说 www.ant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艳阳高照,原本每日酉时才关闭的安阳城门今日不知为何早早便合了起来。偶尔过路的商贾旅人在城门外叫喊,也只换来墙头卫兵的低喝。久居安阳城的老人们都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早早便招呼儿孙回家。街头偶尔还有三两个的少年贪玩不肯回去,于是便看到了骇人的一幕——安阳城的大街小巷上凭空冒出许许多多黑衣人,他们身穿黑色铠甲,手握黑色佩刀,一个个杀伐之气四溢,踏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向着某个方向汇聚。

   巷子里的少年人贴墙而立,眼睁睁地看着一队黑衣人从他们让出的狭窄小道上经过,凛冽的杀气带着风声刺痛少年的面颊,待他们消失在巷子尽头时,终于有少年顶不住压人的气魄软软滑到了地上。

   黑衣人训练有素,不多时便到达目的地——试笔会场。

   黑压压的一群人把会场团团围住,佩刀“咔”的一声全部拔了出来,冰冷的刀面反射出森森寒光。他们已做好准备,就像一个巨大的凶兽亮出了獠牙,只等着享受猎物分崩离析的美妙瞬间。

   此时,与黑衣人一墙之隔的园子里,众人并不知道即将降临的危险。

   “师父,你可为我做的了主?”说话的是慕容姑娘,她面含嘲讽,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归莲居士。

   此刻归莲居士的脸上少了几分方才的从容淡定,取而代之的几丝疑虑几丝焦灼。他没有回答,却从身上解下一块玉佩,玉佩上用小篆雕刻着“十二”的字样。这样的玉佩江湖上统共不超过十块,都是十二楼的副楼主赠送给他朋友的。每次帮朋友完成一件事情,他都会收回一块玉佩,如同仪式一样,一块一块送出去,一块一块收回来,再一块一块毁掉。没人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却都笃定地知道,那些收回的玉佩绝不会再出现在江湖。甚至是当初顾飞燕死的时候,副楼主也第一时刻收回玉佩。

   江湖上见过玉佩的人屈指可数,此时归莲居士将玉佩拿出来,不少好奇之人便凑了上,想要亲眼目睹一番令江湖人人闻风丧胆的“十二楼必杀令”到底是何模样。

   我也本着敏而好学的精神打算上前一看究竟,不想手腕被姬桓扣住,我不解地回头看他,却发现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而是“含情脉脉”的与周二皇子对视。虽然两人面色都不多好,但眼神交流里的默契不言而喻,看得我心里更是直冒无名之火。我拖着手腕使劲甩了几下,却发现依旧被他牢牢扣住,于是索性抬起手腕一个指头一个指头掰他的手指。

   “别闹。”我终于成功的引起了姬桓的关注,然而他匆匆看我一眼便转开目光看向人群。

   怒从中来,我正欲与他分辨,却硬生生被闻涛先生打断了怒火,他冷笑:“一块玉佩就能证明他的清白?咱们在座的诸位有谁瞧过真的?老朽奉劝诸位还是冷静些好,莫要被人骗了还在替旁人说好话。”

   此言一出,方才还热闹的人群忽然静了一瞬,不知是谁先开口,“你们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了。既然都没瞧过真的,怎能知道归莲先生这块是假的?反正我相信先生人品。”

   又静了片刻,人群终于再次活跃起来,不过这次似乎是为了表明态度似的,信或者不信绝对容不得第三种答案。

   “早年间孝儿有幸,求得十二楼中朋友跟副楼主讨了半块玉佩留念,虽然前些日子磕碰过,但还有个大致模样,诸位不妨拿去辩辩,也好还师父清白。”晋孝公主从袖兜里拿出一块碎了一大半的玉佩,侍者端着托盘将玉佩接了过去,又将玉佩送到归莲居士手里。

   “诸位可看清楚些,千万莫冤枉师父。”晋孝公主说的情真意切,然而许是太清楚她的本性,我不禁暗暗多留意了几分。若果真为归莲居士担忧,她即便不会亲自把玉佩送过去,至少也得看看到底一样不一样。如今她这般淡然笃定的神情不知怎的总让我心慌。

   “呵,看也看了,无论从材质还是刻痕两块玉佩都别无二致,不知诸位还有什么不信?”离归莲居士最近的一个年轻人最先看清了细节。

   旁边略远几个人只能看清大致轮廓,但却一口同声支持年轻人的观点。然而,不等更多的人看清,便有一个毛头小子劈手夺过玉佩高高举起,“这玉佩的轮廓形状虽然相似,可是雕刻的刀工明显不同。”经他这么一说,人群中再次骚动起来。

   就在此时,沉默已久的大师兄忽然命令道:“请陆大师来。”

   不多时,众人还在分辨真假,只见几个宫人分开人群,一个黑衣男子走了进来,他面容沉静刚毅,神色倨傲,还未等宫人们拿来玉佩,他远远看了一眼便道:“假的。”说罢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人群中有见过他的人,立即喊了出来:“那不是雕玉的陆大师吗?”话音一落,方才还想质疑男子胡说八道的人立刻鸦雀无声。陆大师是当世玉器雕刻名家,久居于安阳城,相传四国王宫里最好的玉器藏品都出自他手,若是他说这玉佩是假的,那必然就真不了。

   “呵,连陆大师都说玉佩是假的,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闻涛先生质问道。

   “胡说,他说是假的就是假的,他又不是十二楼的副楼主,怎么知道什么是真的?”云熠挡在归莲居士身前大声反驳。

   闻涛先生冷笑一声,不待他开口,慕容姑娘便抢先道:“他若没见过真的,只怕十二楼送出去又收回来的都是假的了,那些玉佩都是他当年亲手雕刻而成。”此言一出,原先还心存疑虑的人纷纷倒戈相向,质疑归莲居士为何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徒弟都不放过。

   远远看过去,一眼便瞧见晋孝公主脸上隐隐的笑意,说不出的让人毛骨悚然。直觉事情有异,我便细细回忆方才发生的一幕幕。想了许久,终于想到玉佩有两块,方才陆大师只说是假的,并未指出哪块玉佩是假的。我霍然抬头看向晋孝公主,她可唱得一出好戏,误导了众人,陷害了云昇的师父。

   然而,就在我准备说出推断时,园子外忽然响起一阵骚动,铮然之声不绝于耳,像是兵器打斗的声音。

   就在我分神凝听外面动静时,姬桓已经拉着我的手腕在混乱的人群里疾走而去。混乱的人群往各处跑的都是,然而不知为何,我却总觉得有些人或近或远总围在我们身侧。

   园子正门被人推开了,一队黑衣人蜂拥而入。姬桓脸色不大好,拉着我隐在人群里。黑衣人把人群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团团围住,我站在姬桓身后,总时不时的觉得跟我们挤在一处的那些人目光总是似有似无的落在我们身上。

   领队的黑衣人带着一个银色面具,他的目光一一从人堆里扫过,扫到我们这处时动作一顿,狰狞的面具上反射出森森寒光。一瞬过后,他的目光落在归莲居士身上,没有半分停留,手起手落间黑衣人已将归莲居士带了出来。云熠拼命挣扎,奈何一介书生怎敌得过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便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师父被他们抓走。

   与云熠激烈反应相反,归莲居士气定神闲,连大气也不喘一下。黑衣首领像抓小鸡一般将归莲居士提了起来,唯一露在面具之外的眼睛里透着狠厉的光。

   云熠目眦尽裂,不管不顾的想要同黑衣人拼个鱼死网破,可惜还不待他有什么动作,便被黑衣人制服。

   黑衣首领看到尘埃落定,冰冷的声线里夹杂着讥笑嘲弄说道:“祸乱苍生的逆贼就在这里,那些鳏寡孤独者们,你们想要怎么处理掉?”

   说归说,他的眼神还不忘了一一从四国政要们的脸上掠过。然而,极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精确的找到了每一个藏在黑暗深处的人。

   当这句话一出口时,云熠彻底疯狂,抓住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像救命稻草一般,可惜众人都无情的拂开他的手。直到他抓住了云昇的衣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